岁月留声

“77摄”口述实录:第19章 三重门·电视有多高(4)

第19章 三重门·电视有多高(4)
80 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13

张旭奎:学会潜水之后,我投向了神秘海底世界的怀抱开始了实习拍摄。美丽的珊瑚如神话中的世界,一群群不知名的五彩斑斓鱼从我身边游过,近在咫尺,伸手可及,我深深陶醉在其中。有一次,我拿着水中照相机去拍摄海龟,忽然身后不到2米处出现了一条一米多长鲨鱼,我有些紧张,因为澳大利亚电视新闻时常报道有人被鲨鱼咬伤,我急忙向另一位法国潜水员求救,他向我打手势说不要动,我就和那条鲨鱼面地面地对视了几秒钟,那条鲨鱼没有攻击我,掉头游走了。那个潜水员示意我上潜。

上去后法国潜水员告诉张旭奎说,那是一条虎鲨,危险程度仅次于大白鲨。听法国人这样一说,张旭奎始觉后怕无比。

在征服神秘海洋世界的过程中,张旭奎的水下摄影道路也可谓一波三折、道阻且长了。

1984年,徐佳伦从江西调回了老家杭州,在杭州电视台专题部任职,所拍的专题题材涉及面很广,包括风光、人物、事件等,形式也很多,有传记片、政论片、纪录片、艺术片、新闻片。1987年,徐佳伦接受了一个任务——拍摄有“敦煌守护神”之称的常书鸿的传记片。常书鸿是杭州人,我国敦煌学研究的第一人,艺术大师。这是杭州电视台第一次独立拍摄如此高级别的名人。而徐佳伦作为拍摄人员之一,在这次拍摄中也经受了一番周折。当时的台里给了足够的经费坐飞机,但飞机一再地误点,让他们的行程也一再变化。

徐佳伦:7月8日我们一行四人出发去北京。下午2点40分到了笕桥机场,由于当时杭州下大雨,我们被告知航班取消,改到明天下午3点飞。好在台里送我们的车还没有离开,于是我们打道回府。第二天下午我们又准时赶到机场,这回比昨天好,我们办了行李托运,过了安检,进了候机厅。刚坐下来,又被告知飞机晚点,估计要到晚上7点以后飞。当时我们想只要能飞,晚一点就晚一点吧。但到了5点钟又来通知说,由于北京天气不好,今天航班取消,改为明天上午8点30分起飞,真是晕翻。

出发多磨难,拍摄也曲折。在敦煌的拍摄中,徐佳伦幸蒙老同学乔保平、王政和刘新荣的帮助,从兰州到乌鲁木齐一路上“打尖住店”,“行走江湖”才略微顺利了些。

也许真是应了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这句古语,“第一个”作品无一不是在最艰苦的地点完成,也无一不是付出了超常的代价才得以完成。或跋涉荒野,或潜入海底,在边疆,在高原,77摄影班的同学们肩扛沉重的机器,忍受着无边的寂寞,以一种“苦行僧式”的方式高标准地打磨着自己的代表作……

上个世纪80年代初,中央电视台有一档很有名的少数民族栏目叫《兄弟民族》,每一期节目都会介绍我国的一个少数民族的历史、文化、风情和民俗。在拍摄新疆塔吉克族的那期节目里,刘新荣被新疆电视台选中,成为了这期片子的主要拍摄者,同时这次拍摄,也让刘新荣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遇险……

浏览全文

分享到: